名家都被折服了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名家都被折服了!为这篇高三女孩写的特奖作文!

一位树德中学光华校区的高三女孩,写了一篇作文,获得了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总决赛特等奖。按照高考政策,她也就获得了全国38所高校2018年自主招生的资格。

这是怎样的一篇精美作文?连北大中文系著名教授曹文轩老师也被深深折服了!

康映楠和作家阿来在颁奖现场合影。

我的作文在学校并不拔尖,只能算写得不错,有些感悟。康映楠说,这次获得总决赛特等奖,也是因为写作文那天心态好,不压抑,临场发挥得好。

作文题《爱与恨》

康映楠参加的这次第十二届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是北大中文系主办的,规格极高,有38所著名高校参与协作。从2016年上学期开始,在全国200余万名参赛学生中,经过长达一年多的初赛和复赛,选出了2000多名高中学生,参加8月5日在北京大学的总决赛。最终评选特等奖10名、一等奖150名、二等奖500名和三等奖若干名。

作文题目是什么?跟高考不一样。这次的题目是两个。分大作文和小作文。小作文是要求学生用300字,为自己写一个自传。大作文则是给出了一句话:关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爱和怕。大作文是主体,要求1500字,时间两个小时,题材不限。

北大副校长王博教授说,看到两个题目的时候,有很多触动,因为觉得这个题目出得真的好,好在什么地方?这两个题目其实让我们触动的是自我,是自己,是自己内心里面,那个最深刻的部分。

特奖作文美在何处?

再有一点,就是你们的想象能力。看完十篇文章,我就在想,你们怎么会有如此无边无际的奇思怪想,会有边界吗?再有一点,10篇文章写的都不一样,我又想到一个词,就是个性,个性对写作来讲太重要了。孩子们一出手,就能写出如此成熟的文字,我只能把原因归结为这个时代,这是一个思想解放的时代,是一个能够让我们有一点自由的时代,原因大概就在此。

但是也有一些遗憾。曹文轩老师说:10篇文章的,大概都是女孩。男孩们哪里去了?这个靠男人支撑的文学大国,现如今变成了女子们的天下,这当然是进步,但是我觉得还是有一点点问题的。

爱到深处便是无畏。

身在天堂的角马回忆录。

当我被鳄鱼拆吞入腹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母亲死去的原因—对我的爱。

看着我心爱的孩子死里逃生,顿时也觉得生死没什么可怕的。

不用猜了,我是一头角马,正在进行着大迁徙。哦,尽管我已经失败了。的草原可真是危机四伏:神出鬼没的狮群,潜水守株待兔的鳄鱼。不得不说,能够活下来的都是上帝的宠儿。

真热,这是发自肺腑的感受。记得我出生那一天,是脸着的地,糊了一脸的热泥巴,烫得我一下子立起来。这样可能有些奇怪,但妈妈对我仍是一脸宠溺。

妈妈超级胆小,这是我得出的结论。她每天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老躲在角马群里,顺带也捎上我,不过她倒是将我保护得很好。可能是遗传到我爸,我没见过他,但他一定相当固执,我随他了,走一条道就不会换方向,为这我妈可头疼了。

妈妈去世那天,地上仍翻着热浪,几乎没什么绿草,全枯了。天空泛着神秘又美丽却令角马厌烦的蓝,因为没有一丝云朵挡太阳。不过,前面是令我心驰神往的河。

来到河边,我看到一块奇形怪状的枯木。可能是,不,那一定是枯木,我心念着。

妈,你看那块木头真丑。

妈妈缩了缩脖子,仔细端详,霎时,我脸黑了,青了,惨白。而这时,我正想上前一踩究竟。

站住!别动,那是鳄鱼!

不。我转向她,那就是木头,枯黄泥巴色的木头!

听话,快回来,那···那真是鳄鱼妈妈又缩一步。

你胆子真小,不就是块木头我正欲上前。

哒”的一声,妈妈一脚踏上那块枯木”

这真是鳄鱼”她的声音颤抖着,可脚下的木头”却纹丝不动,静得好似一块卡在泥石中带着死亡气息的枯槁的木头,只是这块木头既无青苔又无年轮。

她怕极了,从颤抖的双腿和声嘶力竭的警告可以看出她的畏惧。不过为了求证,她又踩了几下。

看吧,我就说那是块木···我的声音断在哗啦水声中。

那一瞬,我见证了死亡,那镰刀伸向了母亲,而我却是推波助澜的···凶手?

那天,的草原下了一场罕见的暴雨,风声,雨声织着的雨珠似一样囚住我,我开始怕了。以往的无知在这雨幕下消失殆尽,我随大部队在雨中奔驰,只是这一次,我找不到方向。我倒怀念起那令人生厌的蓝了。

每次回忆以安康学院蚕桑重点实验室为代表的科研机构在全国都具有一定影响力。全市有5个蚕种制种单位到这里,我都会泪下,生存的本能促使我奔向了背离母亲的那一方,从此天马两隔。

嘿,你听说了吗?那头胆子很小的老角马被鳄鱼吞了。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没错,每次逃跑都是她带着小角马先逃,连喝水都只敢喝水洼中的。不过鳄鱼也太可怕了,那老角马也真可怜,她被吃了我们就安全了,她可真愚昧。

那不是她孩子吗?真可怜。

我低着头,心中满是疑惑,明明她那么胆小,死的本该是我,而母亲重庆主城北部新区今年首次露面的大竹林地块正式进入现场拍卖环节却为何做出送羊入虎口之举呢?怀着疑惑,我跟上了逐渐远去的角马群。

死去的角马总会被新的生命所替代,而我也迎来了第一个孩子。可能是因为从未和父亲见过面的缘故,骨子里那仅有的固执被生活消磨得所剩无几,而剩下的仅有对自然的敬畏和对天敌那刻骨铭心的恐惧。

看,那还真是老胆小鬼生出来的小胆小鬼啊。

就是,瞧那怂样两头角马在一旁无聊地评价着。

可笑的是,我的孩子和以前的我一样犟,我终于也体验到我母亲的担忧与头疼。难道这终究是天意?

似是久旱逢甘霖一般,小角马欢快地奔向那条河,那条成为我梦魇的河。

妈妈,你看木头,踩上去一定很好玩!

我没有回答,但我知道,我的脸黑了,青了,惨白。

别动,那不是木头,是鳄鱼!

不嘛,我就要上去踩。那就是木头,让我去玩!

妈上去替你踩,看那究竟是不是木头。

我心里忐忑着,我死都忘不了那鳄鱼的伪装,明知也许下一秒我就见不到我的宝贝了。

你看,就是一块普通的木···小角马继续说着。

我没听见我宝贝的声音了,只见一张血盆大口,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的妈妈没有逃了,因为爱到了深处便只剩下了无畏。

最后一眼便看到宝贝死里逃生,虽然狼狈,却也是上帝的宠儿,他活了下来。

还有一丝残念存留于这世间,我便回想起那个傍晚:

夕阳西下,两头一大一小的角马在大草原上漫步。

妈妈,为什么别的角马都说你胆小,什么都怕,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妈妈深爱着你,才会感到害怕我答道。

树德中学光华校区高三学生康映楠。

三明治疗白癜风
松原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尿酸偏高的原因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