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道巅峰第一千零七十二章苍南坡外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符道巅峰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苍南坡外

强者交锋就证明受众越多,生死一念。

心知自己无法动用符咒的情况下,根本不是化体境的对手,故而石飞羽先示敌以弱,后突兀爆发。

他所用武学,正是刚刚学会的凶冥拳。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拳,实则蕴含着他毕生神魂。

那一拳即使是玄符师被击中,恐怕也得魂飞魄散,道消神灭。

灰袍男子源力修为虽然不弱,又怎能经受这种攻击。

被拳头击中的一刻,即使拥有着九品神魂的他,神魂本源依旧被当场震碎。

不愧是圣级武学,威力连石飞羽都是大感意外。

凶冥拳出,同等境界以下神魂皆灭。

这种强大手段,连他也是惊叹不已。

不过在施展凶冥拳后,自身神魂能量将被瞬间抽空,一股深深的疲惫顺势袭来,令他昏昏沉沉。

心知此地不宜久留,石飞羽立即上前,将尸体上的东西收起,旋即迅速离去。

等到翻过天陨山脉,重新看见西部神域壮阔河山,他的心里才重重松了口气。

一路没有停留,身形急掠,在天亮前终是抵达战荒城外。

进入战荒城,轻车熟路找到那位花甲老者住处,等到石飞羽一番询问,这才知道魔天近来一直在寻找自己。

不过老魔头好像遇到了什么急事,得知黑龙神使附属也在找他的消息,便放下心来,带着墨青匆匆离开。

临走时,魔天曾交代,说是让他回来之后,前往魔林沼泽。

魔林沼泽位于九天魔地深处,据说那里是天魔族的大本营,连神罚殿的势力都无法渗透。

但是想要抵达魔林沼泽,又得重新翻越天陨山脉。

这也让石飞羽气得翻了翻白眼,自己只是晚回来几天,老魔头就撒手不管,而且还害得他白跑一趟。

既然老魔头和墨青不在,这里也就没有什么值得留恋。

石飞羽当即告别了那位战荒城老者,再度向着天陨山脉进发。

闷头赶路倒也无趣,路上索性将自己所杀的那位化体境身上之物拿出。

出乎预料,死在他手里的第一位化体境,居然佩戴的是星空袋。

这也让石飞羽愈发对九天魔地之行充满期待。

星空袋,是一种比空间囊更加高级的储物工具。其中空间比起空间囊多达百倍,无论有多少东西,佩戴着它也足够容纳。

在这位化体境留下的星空袋内,好东西倒是不少,高阶灵药,奇珍异宝数不胜数。

但是能被他看上的没有几件,都是拿去拍卖或者送人的货。

石飞羽并未按照魔天嘱咐,前往魔林沼泽。

相反,临走时,他从那位战荒城的老者口中打探了一下,得知黑龙峰位于影龙山附近,索性沿着天陨山脉,直奔那里赶去。

自己的数千族人虽然救了出来,但老爹和梦雨至今还在黑龙神使手里。

原以为找到魔天,可以让他帮忙,利用卢公子将自己老爹、梦雨二人换回。

可惜卢公子不知被墨青安排到了什么地方,现在连她也被魔天带走,此事只能作罢。

现在能靠的只有自己。

黑龙神使在影龙山脉附近固然根深蒂固,势力庞大,但只要自己足够小心,不去与他硬碰,应该能打听出自己老爹的下落。

而且石飞羽心里也隐隐期待,能在影龙山脉见到梦雨。

一别将近两年,自从上次被卢公子设计误会,石飞羽便再未见过梦雨。

也不知道这个丫头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还在恨着自己。

沿着天陨山脉一路往东,山势越来越低,终在半个月后,出现了稀疏林木。

林木出现,也让石飞羽确信,自己即将离开这荒如大漠高峰的天陨山脉。

脚下山石不再炽热,相反透着一股潮湿的清凉。

据说影龙山一带,数十万里全都是黑龙神使的地盘。

这里已经算是九天魔地范围,只不过属于边陲地带,与西部神域繁华的几座城市交壤。

其中就有禁宇城、天机城等闻名遐迩之地。

为了不引起注意,石飞羽路上特意换了一件精短青衫,再加上他那特有的源核隐匿气息,看上去倒像是个逃荒而来的小斯。

“苍南坡。”

驻足,望着出现在影龙山脉范围第一座古镇,石飞羽心头略感惊讶。

古镇不大,通往镇子里的大道上,立着一块饱经沧桑的石碑。

石碑上则唯有这三个字较为醒目,其它的早已被风雨磨平。

或许是由于气候炎热的关系,这里建筑与西部神域,乃至他以前所见过的那些全都不同。

错落有致的房屋,全部都是由草木搭建,看着较为简陋。

不过镇子里的人倒是很多,街道上人来人往,较为密集。

而这些人身上的衣着,也都相对暴露。

在他步入古镇的一刻,街道右侧店铺内突然走出一位少年。

这少年十四五岁,身材瘦小,瘦骨嶙峋。好像有什么急事,边跑边低着头,险些撞在石飞羽身上。

见差点撞人,少年连连道歉。

这也让石飞羽心中颇感惊讶,目光向着其手里一扫,发现拿着的居然是一株上好灵药,看成色应该是达到了玄级下品才对。

能在如此小镇见到玄级下品灵药,着实不易。

石飞羽目光从其上扫过之时,手捧灵药的少年立即将之藏于背后,匆匆离去。

这一幕偶遇他本未放在心上,只待打听好住的地方,略作休息。

然而那抓着灵药的少年临走时,却说了一句话,引起注意。

“也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一只野猴,居然有如此实力,将黑龙峰的人打伤,害得我白白受到牵连,真是倒霉。”

听闻此言,石飞羽脚步陡然一顿,随即回头望着那已经将要转过街角的少年,暗自疑惑道:“野猴?”

“难不成是灰子惹祸?”

暮然想起灵猴灰子也来了九天魔地,他便双目微凝,立即追了上去,打算问个究竟。

一路尾随,等那少年进入一座较大的院子后,石飞羽立即看到,屋里里躺着的,竟是一名身着红袍的中年男子。

此人双眉如刀,极具煞气,一看就是个凶神恶煞之辈。

不过此刻在其胸口,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那伤口不似兵器所为,反倒是像被利爪所伤。

虽然躺着,但这位红袍男子并未昏迷,而是催促着先前少年拿出灵药。

待灵药服下片刻,这位红袍男子的脸色才略有好转,随即长长的吐了口气,道:“该死的猴子,我决不饶你。”

说着此话,红袍男子似是无处撒气,当即冲少年喝道:“没用的东西,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报信?”

少年见状,怎敢怠慢,急忙答应想要转身。

“入圣境后期,这样的修为能被猴子打伤,看来八成是灰子无疑。”

面带兴奋的笑了笑,石飞羽立即闪身走了进去。

发现突然有人闯入,那位红袍男子当即喝道:“谁。”

但石飞羽并未回答,径直走到床前,一把将其抓起,喝道:“你说的猴子在哪儿?”

这一声厉喝,直如初春惊雷,震得木屋簌簌颤抖,险些崩塌。

带回灵药的少年,更被吓得面无人色,直接昏了过去。

红袍男子也是肝胆俱裂,尤其是石飞羽身上散发出的那股雄厚气息,竟比自己一点不弱。

要知道,现在的他可是身受重伤,如果真的打起来,恐怕占不到丝毫便宜。

眼珠一转,红袍男子已然有了主意,立即问道:“你也要猎杀那只灰子?”

“少说废话,它在哪儿。”

见此人居然想反客为主,从自己身上套取消息,石飞羽不由得冷冷而笑。

察觉到他身上有杀意涌动,红袍男子这才急忙叫道:“我说,我说就是,那只猴子就在苍南坡以东百里峡谷盘踞。”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石飞羽杀意这才收敛,随即一把将之拎起,向外行去。

见他居然要带着自己一同前往,红袍男子当即叫苦连连,嚷嚷道:“放下,快放下,那猴子不好惹,你若去送死我不拦着,但你不能拉我一起垫背。”

不料话音未落,石飞羽拳头就以猛然砸在其额头。

这一拳的力道恰到好处,仅是将其打昏,并未要命。

去确认是否灵猴只是其一,石飞羽之所以带着他,还有另外的目的。

先前在古镇入口处,听到那少年好像说此人乃是来自黑龙峰。

既是住在黑龙峰,自然与黑龙神使有些关系,或许还能从其口中探知梦雨下落。

出了古镇,沿着山脉一路向东,百里外果然有条峡谷。

尚未靠近,石飞羽已经感受到峡谷内那隐藏着的凶戾气息。

在他脚步微顿,打算将红袍男子先放置在峡谷外的一刻,里面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怒吼。

怒吼过后,石飞羽感觉到脚下山脉都在剧烈颤动。

而峡谷内则是烟尘四起,轰鸣阵阵。

待他放好红袍男子,进去一看,峡谷深处,半边崖壁都是塌陷下来。

在塌陷的崖壁后方,烟尘弥漫之处,好像有着一道若隐若现的金光。

“灰子?”

石飞羽的心脏猛然狂跳,立即冲了进去。

没有想到,在他冲入尘土弥漫的峡谷之际,一条百丈金龙突然暴探而出。

当他看到这条金龙之后,脸色却骤然而变。

轰!

下一霎,宛若黄金浇铸的金龙,就以狠狠撞在了石飞羽身上。

这一撞当即将他打的如同陨石般,从峡谷深处狂飞而出……

厦门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
濮阳白癜风治疗医院
宝宝腹泻可以吃妈咪爱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