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血脉1815第1815章截然不同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26

武神血脉 1815.第1815章 截然不同

兽王府,荒海四大势力之一。

只不过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几件事情,却让兽王府饱受争议。

“白眉尊王召我们前来,不知道有何要事?”

“是啊,居然动用了兽王符令,难道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将要发生?”

“兽王符令,除非是遇到兽王府生死存亡或者事关兽王府根本利益的问题,一般可不会轻易动用!”

兽王府家大业大,强者如云。

此时出现在这里的,正是兽王府内,最为强大的一批人,在这里,任何一人都是外界所谓的尊王强者,而且还不是那种普通的尊王。

总共十五人,任何一个,都散发着可怕的气息,哪怕一个眼神,都如同伴随着日月星辰,强大毋庸置疑。

当然,这么多人中,只有三人,高高在上。

其中一人,正是与李叶有过交手的余海,阵法大师!

他,也正是兽王府最为尊贵的三王之一。只不过显然,他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并非是因为他的修为力压众人,而是因为他还有着另外一层身份。

阵法大师!

但是此刻,在整个兽王府都算是排名前几号人物,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余海,却低着头,脸色微微带着一丝尴尬。

在他之上,还有两人。

其中坐在为首第二位的,乃是一名中年人,只是此刻却不知道为何,闭着眼,仿佛对外界一切都不是太在意。

而在第一张椅子上,则是曾经出现在仙宫之中,位列整个荒海尊王榜第六的白眉老人。

“诸位,今日唤诸位前来,乃是因为一个人。”

白眉老人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开口,就让所有人都是闭上了嘴巴。整个兽王府,除了那位神秘莫测的兽王,白眉老人可以说是真正的主事者。

“一个人?难道是荒海这段时间,又出现了一位武皇?”

座下一人微微露出动容之色,失声问道。

其余人都是面色古怪,这开口之人虽然也是兽王府最为强大的尊王之一,只是这段时间却并不在荒海,而是去了某个地方,昨日才回来。

“孔令兄,你有所不知,在你离开的这段日子,荒海可是冒出来一个诡异的年轻人,我想白眉尊王今日找我们前来,应该就是为了此子。”

那人边上一人低声解释道。

“就为了一个年轻人?”

这孔令尊王微微有些讶异,随后露出了冷笑,嗤之以鼻,“渝兄莫要拿小弟开玩笑了。”

在他看来,兽王府是什么地位?会为了区区一个年轻人,如此兴师动众?

可惜,他却惊讶的看到,除了他在冷笑外,其余在座任何一人,都是表情格外的古怪,尤其是在他冷笑之后。

他不解,看向了余海,在兽王府,这些尊王互相间也有亲疏之分,显然他与三王之一的余海,乃走得比较近。

“这个,孔令尊王,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

让孔令尊王意外的是,余海居然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目光竟然错开了。

这!孔令尊王可不是傻子,余海这态度,顿时让他心中一凸,意识到了什么。只是他却随后不以为然,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可能会影响到他。

可不是,身为尊王,而且还是尊王榜前三十位以内的强大尊王,哪怕是在兽王府,真正地位比他高的,其实也就是一字排开最先三张椅子上的三个人,至于其余人,其实也就和他伯仲之间。

白眉老人并未直奔主题,反而是让众人捉摸不透,也没开口。

可是他越是如此,在下首位的余海心中却越发的有些不安。

别看他与白眉尊王同位列三王,可是他心中清楚,如果不是他有着阵法大师这个身份,根本坐不上这张位子。

“到底是何人?”

孔令尊王的声音,微微透露着一丝冰冷,他并不笨,这里只有他被蒙在鼓里,而结合现在的气氛,显然这件事情,与他脱不了干系。

终于,白眉老人开口了,他的声音听上去并无太多感情波动,显得有些温和,可是众人却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颤。

“这件事情,就让余海解释一下吧。”

余海脸上露出为难,但是最终叹了口气,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最后,莫名的看了孔令尊王一眼,不知道在暗示什么。

这一下,孔令尊王算是明白过来!

“李叶!居然会有如此一人?”

他脸色变了一下,她这反应,倒是让其余众人心中微微冷笑。

谁不知道,孔令尊王这些人在兽王府大肆拉帮结派,大有准备向三王地位发起冲击的势头。其中掌控整个斗兽场的胥江,正是此人一手提拔起来!

“如今诸位都在,对于李叶此子,诸位认为应该如何对待?”

出乎众人预料,白眉老人居然只是点到为止,却并未过多深究。

不少人心中都微微有些失望,毕竟孔令尊王在兽王府这些年,崛起的太快,甚至影响到了在座其他人的利益。

本来他们都准备靠着胥江与李叶这一层矛盾,趁机发难,却不了白眉老人居然不为所动?

廷玉尊王微微蹙眉,却不动声色,心中却长叹一声。毕竟孔令尊王,他在这里的话语权,还是弱了一点。

可是即使弱,此刻却还是开口,“白眉尊王,此事我觉得追根究底,兽王府与李叶并无任何根本上的仇恨,一切都是因为一些误会所引起,我建议与此人修复关系,甚至结交。”

他一开口,其他人表情各异,却看到孔令尊王面色一沉。

“廷玉,听你口气,我们兽王府,还需要为了区区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委曲求全?”

比起廷玉尊王,显然孔令尊王乃是那种目空一切的性格,他此言一出,却引起了不少其他尊王的点头赞同。

“不,并非委曲求全,而是比起与此人为敌,与他结交交好,对于兽王府却是利大于弊!”

“哈哈哈!利大于弊?!从何说起?难道就因为他是丹王?区区一个丹王!别说这般年龄撑死也就是初阶丹王,就算是高阶丹王又如何?我兽王府难道还会怕了不成?!”

软肝片要吃多久才有效
亳州市治疗白癜风
吃了妈咪爱可以用丁桂儿脐贴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