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作品静静的紫杉作者王朝明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24

(原创小说作品)《静静的紫杉》/作者王朝明

大雪封山后的小兴安岭山脉就像一条起伏缠绵的白蛇,被鸟悄地冻僵在东北这一望无际的黑土地上。

昨晚,一场老莫平生罕见得暴风雪吞噬了所有下山的路眼儿,他早就找不到下山的路。呼啸的山风像刀子一样十分嚣张地从他的脸颊上划过,让老莫感到被火灼过一样难受。在这空旷的山谷里独自行走,让他感到了一种与生俱来的寒冷与恐惧。而这种感觉竟如钢丝一样从老莫早已贲张的血突刺出来,就像木刻楞檐下倒悬的冰凌,让他每时每刻都感到冰心刺骨。老莫在齐腰的积雪中就像一只冻僵的蜗牛艰难地跋涉了两个多钟头,他实在走不动了,两条腿就像面条一样崴进了雪壳子,再也拔不出来了。于是,老莫这头跑累的傻狍子就地猥出一个雪窝子,想临时休息休息。他嗓子眼也开始冒烟,就从背包里摸出速来这里一较高下吧!  【画面精美那只山寨的军用水壶,一看傻了眼,它早已经冻成了一块冰坨儿。老莫只好吹去雪壳子上的树叶与草沫子,团了一个拳头大的雪团子吞进口中。此时,山谷中有一群红脑瓜门儿的苏鸟躲在的雪窝子里觅食,还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让人感到一丝悠扬,一丝寡静。

老莫其实今年还不满50岁,由于他常年在高寒地区工作,面庞就比较粗糙黝黑,眼角儿耷拉,矬瘦的身躯裹在土色的夹克里,像是一只从土堆中钻出来的土里土气的小老鼠,闪烁着一种畏畏缩缩,又犹犹豫豫的眼神,咋看都像一个饱经风霜、胆小怕事的小老头儿。老莫躺在雪地上,望着那能包容一切的蓝天、白云,他突然感觉到此时自己身处的这座山谷有一种窄窄的味道,只有划过的山风还是如此地浩荡。

这次下山,老莫心里只揣着两件事儿,一件是进城好好烫个热水澡,去去一身的霉气。另一件就是同他那六指老婆好好压悠起压悠他已有小半年没沾荤腥儿了。

从前有人说山东人不讲卫生,一辈子就洗两次澡:生一次死一次。大姑娘不结婚不准洗脖子,像个烟筒!”其实,用老莫的话讲,东北山里人比山东人更埋汰,大人孩子基本整个冬天里不洗澡,原因有二,一是山里人大多数住的都是板夹泥”的趟子房,基本没有洗浴的条件。二是东北这山里冬天太冷,能冻掉人的下巴,如果洗了澡容会得伤寒感冒啥的,也不容易治好。

老莫上次洗澡还是两月之前的事呢,那是要进山采伐的前夕,他和包山号的老板一起进市里置办伐木用的油锯、板斧等物件儿。

现在市里的汗蒸房太,为何有人频繁出入,说汗蒸健康,如今才知道男女混在一起,勾搭方便,就。唉,这要疯狂了。老莫想着想着,竟突然怀念起那一排排挂红灯的韩式汗蒸房来了。那每一张在云气缭绕中盛开的猩红嘴唇,就像一朵朵带露水的,开的越发冷艳,让老莫他直起鸡皮疙瘩。

那只肥鹅”被老板叼走,眼前只剩下那个怎么瞅怎么都像一只瘦腿蚊子的干瘪女子。老莫转头一想蚊子也是荤腥”管他你,自从老婆与他离婚后,他很久没碰过女人,没沾荤腥啦。这回可得开开荤,好好打打牙祭。

一看就是雏儿,一掐一包水。老莫,尝尝鲜儿咋样?”似乎不怀好意的大洋”在一边怂恿。

老莫突然感到一股燥热直冲五脏六肺,两腿打漂儿,口条发麻,底下也开始搭起帐篷来了。

被大洋称为雏儿的瘦女子一直在一旁咀嚼口香糖,最后,她把口香糖狠狠地往地下一吐,就冲着一脸窘态的老莫说了一声给钱!把他吓得一哆嗦。

钱......啥钱?多少啊?老莫支支吾吾,他心里明白此时自己的兜里比脸上还干净,他哪有钱呀,这次进程的开销是老板大洋包葫芦头儿,他就是一个典型的力巴跟班的命。

蚊子”有些不耐烦了,头一摆,一扭:哼,傻了吧唧的,边儿去”

老莫一下子傻了眼,这回可尝到了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的味道啦。大洋在傍边呲着一口被烟熏的黄牙,露出一丝窃笑。这让老莫委屈得很委屈,心里抱怨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同他这号人成了朋友。一句臭不要脸的叫骂声,为老莫此次的艳遇之旅画上了句号。原来是大洋私底下偷偷地掐了一下蚊子的大腿。

大洋姓关,是老莫的麻友。兜里有几个臭钱,人前背后总爱抖擞牌友们就给他起了这么个绰号,也是这次他们包山号的二东家真正的东家是山下的。老莫心里比谁都明白他和大洋是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见到漂亮的女人,都是一个德行。其实,他俩在别人眼里都是粘了一身尘单位存款(百科)的定期化趋势明显土的土豆秧子也只就是这点土腥味儿,他们才能生存。如果把自己抖搂得太干净了,反而他们就活不成啦。

幼儿厌食怎么办
荆门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
枣庄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