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日的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狗日的,连长,你个狗日的……”常建功瞪着红眼珠子骂自己的连长,赵黑虎刚用力在二愣子常建功的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

“你个狗日的,竟敢骂我?放在国军那会,老子早毙了你。踢你一脚,就敢骂老子?”连长觉得还不解恨,又想上去踢一脚。

“赵连长,你这样对待自己的战友,会受处分的。”指导员连忙上前,挡在连长的前面阻止他继续脚踢战士常建功。

“指导员算个锤子……”来自四川的矮个子副连长,也骂骂咧咧地走上前。

“我和连长的事,挨着你的毬了?”常建功一看因为自己,让副连长和指导员吵吵,传出去对连长不好,赵黑虎已经从营长降职为连长了,总不能让他再降成排长吧?

连长拖过一把步枪,差点用枪托捅常建功的屁股,一看这关键时候,他还是向着自己,没办法,出生入死的自家兄弟,心里的火先撤了大半。

“你个狗日的,枪口不对准敌人,却敢对我搂火……要不是老子躲得快,这一梭子出去,还不把我打成马蜂窝?”连长吼了吼,心里的火气就消了,把一直黑着的脸换成了红脸。

这不能怪连长骂他,常建功该被连长骂。他不会使用新列装的苏式转盘机枪,正在捣鼓着。他是连里喜欢玩枪的高手,可没想到这新式转盘机枪刚上手,还不是很熟悉。连长当时刚站起来,他却无意中碰了一下机枪的扳机,一梭子子弹就出去了。多亏枪口对着外面,没伤着自己人。

常建功是陕西关中道上人,斗大的字能识得一升,谁都知道他是无礼都要犟三分的人,这会他扭着脖子,继续对连长吼,“锤子大点事,你叫喊个锤子?”别看连长火上来就扯着喉咙喊,关键时候,还不得唤上他常建功一起上?

老战友们知道二愣子是连长的胆,他俩属于那种:狗皮袜子没反正,客不离货货不离客的生死关系,就是人们常说的一个鼻孔出气、一个壶里尿尿的家伙,没人比得了。这二愣子凭得就是自己玩枪的本领,说起玩枪没人比得过他。枪法准得没法说,五十米开外可打豁刺刀的刀刃。用他吹牛皮的话讲:打跳蚤的毬,伤不到跳蚤的蛋。还有更绝的一手,使用冲锋枪能做到更换弹夹,而保持射击不停。是呀,在别人打空弹夹时,只有停下射击,才能更换弹夹。可他却能在枪膛里还有一、两发子弹没有完全射出的瞬间,用极快的速度卸下打空的弹夹,并把新弹夹换上去。这手绝活在别人看来不可能完成时,他做到了。战场上,他就是用这一点常常抢得先机,让对手倒在他的面前。

他把这手绝活叫:万马奔腾。是的,用万马奔腾的射击速度,压制对方的火力,敌手哪里还有还手的机会?

在一连,手里有绝活的人多了去了。矮个子副连长长得粗壮,他的绝活是“天女散花”,人家甩手榴弹,一出手就是七十米开外,手榴弹不落地,在空中爆炸就被戏称天女散花。这一手,让战壕里的对手如何躲得过?全营会使用天女散花的不多,这要凭强劲的臂力。

如果全连一齐甩手榴弹叫:排山倒海。

常建功这陕西二愣子,却还兼职做连里的卫生员。多少人负了伤,宁可自己包扎,也不愿意让他弄。让他换个药,如同在地狱里走一遭。很多人私下说:“不怕美国鬼子的刺刀,就怕常建功换药。”

几个月前,连长赵黑虎的左臂被美国人的炮弹片咬着了,两三天就化了脓,来不及上野战医院。二愣子常建华对连长说:“不用,这点小状况,弄得了。”

赵黑虎就信了他。

二愣子常建功把两根筷子塞进赵黑虎的嘴里,又让几个战士按着连长。哦,那个时候,赵黑虎还是营长,常建功简单用盐水冲了一下手,直接把手指当成医用镊子,捅进了连长的伤口,在伤口里摸索、寻找那块躲进肉里的炮弹片,把连长疼得直骂:“二愣子,我日你娘的尿眼子……”

“狗日你,这个时候还敢骂我?你个狗日的……疼死你。”常建功并没有停止手中的搅动,听到连长骂他,还有意往深处捅了几下。“让你骂,我让你骂?”

连长杀猪般的嚎叫起来,“嗷。嗷……疼死老子了,不日你妈的尿眼子了,不日了。求求你,不日了,还不行吗?”

“这点疼都忍不住,还当锤子连长?降成连长,活该。你个狗日的,还敢变着法儿骂老子?”原来,连长负伤前,还是营长。因为,他射杀了逃跑的美军战俘,被师长直接下令降成连长。下连队还把已经当成了排长的常建功弄得自己身边,团长没办法,只好依了他。这会常建功嘴里说着,手却一点没停止搅动。

常建功终于把那块炮弹片抠了出来,又伸手抹去连长头上的冷汗,汗水没被抹去多少,却把脓血给连长蹭了一脸。“没事了,你个狗日的,不错。来了一趟朝鲜,还留了个纪念品。”说着,随手拿起一块干净的纱布,把那块弹片包裹起来,塞进连长的上衣口袋。

又低头检查了一下伤口,用力把脓血往出挤了挤,可一看,还是觉得没把脓血排挤干净,连长还时不时疼得呲牙咧嘴。

二愣子皱了一下眉头,用嘴直接对着伤口,去吸伤口里的脓血,直到把鲜血吸出来,这才用盐水简单地冲洗了一下,撒了一些消炎粉,就包扎上伤口。

赵黑虎的生命力很旺盛,只有十几天的功夫,就靠二愣子这点水平,人家的伤口竟然愈合了,没事了。

赵黑虎没事了,美国人就该有事了。

连长就是这号人,天生就是打仗的坯子。他们的阵地和美国人交错在一起,白天是美国人的天下,那黑夜就应该是中国人的天下。

白天里,美国人的飞机在天上飞,还要往阵地上砸炸弹,打炮弹。中国人只能躲在坑道里,憋了一整天,积得那些恶气不在晚上往出散一散,那还不把人憋屈死吗?

天黑了,山底下和对面的山坡上,传来一阵阵叫喊声,美国人在阵地上又是跳舞,又是喝啤酒,还叽里咕噜地唱着歌,二愣子借着月光,冲着连长坏笑。

“连长,我出去喘口气。”说话间,二愣子往腰里别了把刺刀,又塞了几颗重型反坦克手雷。

没想到副连长孙坚也想跟着出坑道,“你别去,惹祸的根子。我去……”本来孙坚是连长,可赵黑虎被降职来当连长,他只得屈尊去当副连长。

连长伸手指了指旁边,副连长无奈地往旁边闪开身,赵黑虎提着一挺机枪,身后跟着一排长和几个班长。

赵黑虎一看一排长出来了,把手中的机枪递过去。自己从三班长的枪上卸下一把刺刀,噙在嘴里,用牙咬着,一手拎着几枚手榴弹,用眼睛示意他们几个趴着别动。一猫腰,轻轻窜到二愣子身边爬下。

他两紧贴着地面,死盯着远处一个来回走动的美军哨兵。

这是明哨,好处理。可他们不知道暗哨在什么地方?他们默默地寻找暗哨的位置,找不到暗哨是不能轻举妄动的。他们借着微弱的月光,极力搜寻着每一处可疑的藏身之处:一个树桩、一块石头后面、一片草丛里……

连长摸到一块小石子,朝一片草丛旁,轻轻丢过去。

果然,那个暗哨没能沉住气,端着卡宾枪站起来了。两人几乎同时跃起,连长扑向暗哨,二愣子扑向明哨。

阵地上毫无声息,两个美军哨兵被他们两个轻松地解决了,这就叫默契。没这种默契,连长能要二愣子。别他平素弄那些巧手活,显得笨手笨脚的,可上了战场,在阵地上,那个机敏,没几个人比得上。

连长朝身后一挥手,几个人都悄悄摸过来。轻轻朝着美军的营地疾驰而去。

赵黑虎打了个手势,让一排长把机枪架在一个制高点上,留下提着一把冲锋枪的三班长配合,剩下地几个随他俩一齐莫向美军营地。

“连长,山药蛋蘸芝麻盐,吃过吗?”二愣子悄声问。

赵黑虎没明白二愣子说得啥意思,只见常建功摸出一枚手榴弹,拧开后盖,回头微微一笑,说道:“我让美国鬼子尝尝咱的山药蛋蘸芝麻盐。”二愣子把啥都和吃的联系在一起,把反坦克地雷叫硬面锅盔,爆破筒叫油泼辣子。当时,大家不解,这东西怎么能叫油泼辣子?他竟说:这东西让敌群里一扔,敌人被炸成带着鲜红、鲜红的血水和残肢碎块,染成红红的一大片,不像正用滚烫的热油泼干辣子面么?大家没见过陕西人用刚烧开的热油泼辣子的场景,只好任由他胡吹了。可他把重型手雷叫胡辣汤,大家都能理解,随着手雷的爆炸,敌人的脑浆、鲜血搅和在一起,连汤带水飞起来景象,估计和河南人的胡辣汤差不多。

连长这才明白二愣子的意思,“哈,你个狗日的。啥时候都想着吃。”朝他点了点头。

“你妈乃个逼,老子十几天都没吃一口热饭了,这会不想着吃,那想着日你妈么?”常建功一听连长又骂自己,便忍不住涨红了脸,不管不顾的大声骂起来了。

二愣子随着骂声,随手把手榴弹抛下山坡,几个尾随的班长,也纷纷抛出自己手中的手榴弹。爆炸声中,美国人的阵地上,探照灯熄灭了,歌声停止了,营地里顿时乱成一锅粥。一排长的机枪随之很配合的响了起来。

没多久,美国人开始漫无目标地还击,轻重机枪响成一片。

指导员 下去察看情况,回来一看连长却不见了,就气呼呼地问副连长孙坚。“连长呢?”

副连长一看指导员真生气了,口气有些软下来。“出去透个风,还有二愣子他们几个……”孙坚知道解放军里的规矩和他在国军时不一样,现在他们成了志愿军,规矩也改成了解放军的那一套:不是军事长官一个人说了算,还要受党的领导。党就是这些指导员、教导员和政委。解放军里所说的党,还包括连队的基层党员战士。

心里憋着一肚子火,他的老部队是赫赫有名的三十八军,自己就是英雄九连的一排排长,没想到被抽调到五十军来做指导员。五十军是刚刚起义过来的旧军队,战士们身上还有很严重的旧军队的痞子习气。常常让他很窝火,工作不好开展。

这不,他刚下到排里和战友们谈心、一起忆苦思甜。一不留神,连长却带了几个人出去了,竟没给他这个指导员打声招呼,更别说一起商量了。

他强忍住火,耐着性子问:“老孙,你参军前在家里干什么?”

孙坚一听,心里有些不高兴。这不寒碜人么?我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出了给财主家扛活,还能干什么?便没没好地气说:“给财主家放牛……”

“哦,你十几岁给人家放牛?”

美国人要求政府出台更多的政策应对这一人类的挑战。 在欧盟内部

“十二岁……”

“哦,你比我还好一点。我十一岁……”

“你也给财主家放过牛?”

“是的,我也给人家放过牛。后来,林老总来了组建东北联军,我就参军入伍,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哦,你当兵是志愿的,我当兵是被拉壮丁进来的。”

“林老总就是林彪,知道吗?解放全中国,三个战役咱们四野就打了两个。咱四野百万大军,挥师横扫了半个中国,一直打到海南岛……”

孙坚望着满脸自豪的 ,只有羡慕地份。

“要是林老总来朝鲜……” 的话到了嘴边,硬是咽了回去。后面咽回去的那半句话是“还不把美国鬼子揍得尿裤子?”在四野百万大军的所有战士心里,林彪的名字就是胜利的代名词,有林彪出现的地方,那就预示着胜利。

孙坚一听林彪的名字,心里只剩下敬仰。可他嘴里还不服气。“咱五十军那也不含糊,曾泽生军长也是鼎鼎大名的。”

“是的,曾军长是个深明大义的军首长,他是咱五十军的骄傲。”

“兄弟……” 的一席话把孙坚说得心里热乎乎的。

他俩正兴奋地聊着,一阵脚步声传来,连长带着一伙人兴冲冲地撤回来了。

在阵地上和美国人对峙了不足半个月,又撤出阵地,说是有新的战斗任务。没办法,他们刚和美国人较劲上了瘾,却被撤下来,每个人都满脸的不高兴。

行军路上,指导员和连长赵黑虎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各班排深入进行一次忆苦思甜活动。赵黑虎对这类婆婆妈妈地事情不大感兴趣,手一挥:“这事,指导员说了算。”

白天为了防美国人的飞机,部队只能躲在树林子或者山洞里休息。 召集大伙聚在一起,召开忆苦思甜大会。

没想到一说起地主老财、字号(店铺)东家,话匣子打开了,七嘴八舌炒个不停,指导员见大家的情绪上来了,就让大家走上前台,一个个分开说。

赵黑虎一听是说这事,气呼呼地把挤在身边的几个战友扒拉开,自己走上去。“说起狗日的地主老财,那心黑得像锅底。有一年,我家欠一点租子,就把我爹拉去,打断了腿。我气不过,就直接把那地主老财杀了。杀了人,在家里就呆不下去了,我就投了……军。”赵黑虎差点把国军的“国”字说出口,这个国字已经到了嘴边,却被他硬生生地咽回自己的口中,大家知道他差点说出“国军”两字,有人忍不住小声笑了。

这时有有人小声喊起了口号,“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蒋介石,打倒美帝国主义……”孙坚听到这里,忍不住说:“还要打倒谁?我第一个上。”

他这瓮声瓮气的一句话,把大家逗乐了。

开始苦口婆心地给战斗英雄赵黑虎做思想工作,听着听着连长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他觉得自己身上确实有些个人英雄主义情绪作怪。要不是这个毛病,自己也不会从营长被降职为连长。

共 15491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以抗美援朝为时代背景的一篇小说可谓是震撼人心。透过常建功、 等人的抗战经历,表达出一种对於战争的激愤的感情。作者通过老练的文笔向读者展现出大气磅礴的战争场面,宛如电影一般的震撼人心,在小说的情节铺排上,能够体现出人们对於战争的愤怒之情,小说通篇下来都饱含着浓厚的爱国之情,今年是反法西斯战争七十周年,战争对於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灾难,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经济萧条,它对於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是无法估量的。透过这样一篇厚重的小说,让我们重温历史,提醒自己不能忘记过去,血泪交融的历史,曾经谱写了一曲曲抗争的赞歌。也许,对於他们来说,是最可这是一锅夹生饭爱的人。小说厚重之余读罢有荡气回肠的感觉,很让人动容,欢迎赐稿,祝福多创佳作。问好作者。推荐共赏【责编:洛漾熙】【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4: 4:0 战争的残酷,的确让人感觉到恐惧。

但是抗争是一种能力,有些时候选择会影响人的一生。

但我们都会祈求世界和平。无灾难。

再次欢迎赐稿,祝福作者。问好,夏安。

2楼文友: 11:14:16 战斗气息很浓,仿佛读者也与跟随着他们杀到战场,将残酷的战争以一种艺术能法表现出来着实需要一番功夫!

热血战场,为心里的信仰而前扑后继,牺性,铁血,勇敢,坚强,这些都是战场的主旋律,而和平与战争,才是我们共同追求的主题!

提个小意见,文章内低俗的语言对话太多了,让人读着有一些别扭,文章终究是给人看的,传递正能量的时侯,我们的方法,也需完善一下!

回复2楼文友: 14:12:10 您的提示非常好,但是,文章表达的是一群刚前线起义没多久就投身抗美援朝战争的原国军60军,他们身上有太多的旧军人的习气,这是那个时代的烙印。他们文雅了,就不是那群脱胎换骨的旧军人了。

楼文友: 08:08:26 恭喜朋友美文成精! 有容乃大 多助则刚

4楼文友: 19:27:5 旧军人真正的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光是凭借书籍影视是不能佐证的!但他们所拥有的爱国之情是毋庸置疑的!

5楼文友: 22:50:26 一起趟过生死,枪里来炮里去的兄弟,才能这样口无遮拦毫无忌讳,看得人热血沸腾,战场上,才见真英雄。然而,胜利需要代价,伤亡难免,年轻的英雄们,唤起国人们的爱国主义精神。

文章里有些错误的地方,比如第三页最后一段有个 一会正常,不会却有些混乱 , 不会 应该是 一会 。这一段后面似乎还有。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回复5楼文友: 21:4 :25 感谢您的提示与指正,白音给您鞠躬了。

6楼文友: 22:24:45 人物语言符合特定环境和身份,生活气息浓郁,学习问好朋友!

小孩子腹泻怎么办
遵义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抚州看白癜风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